2019小鎮旅行:桃園大溪古宅與茶香之旅

By 隻眼 - 5月 05, 2019

大溪老茶廠雖然交通有點不便,但絕對很值得一逛。
我和朋友的年度小鎮旅行今年來到第三屆,我們本著「兩天一夜」、「以公共交通工具為主」的旅行方式,至今去過苗栗市、雲林虎尾西螺,今年度來到桃園大溪。


大溪老街,商業化過的老街,街道立面是新南老街比較好看。
說起來,一早要移動到大溪的交通時間成本滿高的,我坐高鐵到桃園,再轉高鐵接駁車到中壢,在這裡和朋友會合,再走一段路去搭公車到大溪。兩段公車加起來差不多要一小時。如果是住東台灣的朋友可能要提早一日先到台北,比較方便。

我們到旅館Check-in後就前往老街,這次是住比較遠的孔雀大旅舍,依我們的行程,其實住老街這邊比較方便,但這頭的旅舍都滿了,只好住到橋那頭,這樣會多花較多搭公車的時間。

大溪老街也像台南新化、雲林西螺延平老街一樣,都是日治時期街區改正計畫的產物,大溪的煤業、木雕和樟腦等事業蓬勃興盛,帶起商業發展。可是大溪的發展更早於日治時期,這從老街上的福和宮可窺豹一班。

同人社捐給普濟堂的花轎進獻匾,行書不知是誰的手筆,極美。今置於福仁宮。
福仁宮建於清嘉慶年間,入口兩側的龍柱是甲午年時所捐,整座廟宇十分富麗,也擁有少見的特色:社頭文化。由居民因職業組成的社,在這裡有相當團結的力量,他們為廟宇捐錢出力,代代相傳,在福仁宮內也有這些社團的辦公室,在廟中的善款碑上,不時會看見社團的名字在其上,這是其他廟宇少見的景觀。

廟中還可見「大溪陀螺王」的匾額,這和福仁宮前正月舉辦陀螺大賽的習俗有關,不過現在已經無法再見到陀螺大賽,遊客若有興趣,可以到老街後半段的公園中試手。

說回社頭文化,在福仁宮裡有一頂木雕極美的花轎,是同人社捐給普濟堂,進獻給關聖帝君遶境使用的。同人社起源於一群到九份瑞芳掘金的大溪當地人,他們感謝關聖帝君指點,得金無數,於是成立大溪同人社,捐款建普濟堂、獻神轎,代代傳承關公信仰。我看見那塊進獻匾時,心中為其美而震撼,導致我當天一直想找出關於雕刻那塊匾的人的資料,原因無他,上面的行書太美,頗有二王流麗之風。但沒有找到答案,不知道是黃丙南本人的字跡,還是另有高人代寫。

老街上食物就是不過不失,期望不要太高就不會太失望。大溪豆干頗有名氣,因此街上有許多現滷豆干,只是吃了兩三家後,都覺得滷得不夠入味,反倒不如西螺賣醬油的丸莊賣的滷豆干好吃。

可以在這裡了解大溪歷史,以及還可以往哪裡參觀。
老街後方可接到大溪這裡的古蹟保存和觀光介紹中心,四連棟、壹號館、武德殿(目前整修中)、木雕藝術館,很值得一看。當天下著雨,我們在四連棟等雨稍小,發現四連棟面向大漢溪的那面景色奇美,視野開闊,迎溪而立。如有餘睱不妨在這裡停留片刻,看看難得的景色。
可惜當日下雨,不便出去,不然很美。
我們當日來不及前往李騰芳古宅(園區至17:00閉園),雖抵門前卻不得入,便轉向新南老街。大溪當地為福仁宮操辦祭典的著姓,多半都擁有知名商號,在新南老街上就有數家是他們的。新南老街這側的立面也比大溪老街有趣,光是在立面上標姓名拼音,就有不同方式,比如當地白手起家傳奇人物簡阿牛的建成商行,是寫「KENSEI SHOKO」,以日文羅馬拼音方式標明;隔幾步路的畫室則寫個大大的「YEUNG」,是閩南語的「楊」用羅馬拼音標寫。
新南老街上的立面。
修復後的廊下。
後半段也很有趣,有一家上書「烏衣舊族」,舊屋主承自中國江寧烏衣巷後裔,隔壁是「龍塘世第」,取屋主故鄉龍塘為名,得李陵、李廣之英雄義氣,兩者相互輝映。而且兩者上有日本家紋浮雕,據說新南老街單號均為呂氏所有,不知為何此戶特別做此浮雕,看起來有點像「丸に三つ柏」。

隔天一早,我們原本預約要去後慈湖健行,待我們坐公車在舊百吉隧道前下車,穿越隧道和山徑到後慈湖入山口時,守門人員才告訴我們,我們得到前慈湖去報到,再統一坐接駁車到山徑入口,重爬一次,才可以進後慈湖。我們一行人翻了個白眼,怨懟慈湖風景區的說明不清已經太晚,索性走步道下山,搭計程車前往大溪老茶廠。

樓下的販售區。

二樓的風景。

大溪老茶廠整建過後是一個採光、通風俱好,而且隨手拍都是美景的好地方。入門票100元,可以完全折消費。它有提供免費導覽,建議跟一趟導覽,解說員熱情且知識豐富,還會和現場觀眾互動,聽完一場,對大溪茶廠製茶的歷史、台灣當時茶葉外銷的驚人數量以及其他地方茶廠的特色都很清楚。可惜我們在假日前往,製茶師傅休假,所以無法現場看製茶,只有機器可拍。

這個只有參加導覽才看得到,是製茶工作區裡的。

二樓是原本烘乾茶葉的地方,現在留下兩代烘乾設施供遊客拍照,原本是用自然風的,後來改用風扇加速工作流程。每天的溫、溼度不同,有賴老師傅的經驗去調整製茶區的通風。

一樓還有個餐廳,可入內休息飲茶吃飯,環境挺好的,還可以在餐廳的室內池遊憩。販售區有賣今年的新茶,還有大溪當地產的,還提供試飲,我後來買了綠茶回去,從包裝到後續飲用、保存都設計得很好,很有進步。

月眉古道巷口在賣蟹殼黃的隔壁。
我們坐上公車返回大溪老街,前往李騰芳古宅。它必須走大溪老街上的一條巷口,通往月眉古道,才能穿越路面到另一端,這條道坡度頗陡,不能騎腳踏車。而且,李騰芳古宅在田中央,從這邊走過去差不多一公里多一點吧,路上就是田,要有心理準備。

我們在大雨中一邊進行田間植物辨識教學,一邊前進,終於在閉園前一小時抵達。


入園後可至右手邊「奎璧聯輝」主人舊書房處借語音導覽機,押證件,免費。其實如果看得比較慢,又愛拍照的人,我會建議留給這裡一個半小時會比較充裕,它的免費導覽機全部聽完就要45分鐘,加上東摸西摸,東拍西拍,還要看裡面的影片的話,一個小時時間不夠。

它的語音導覽和地圖做得很活潑可愛,感受得到負責這地方的文資人員與時俱進的用心。

李騰芳家遷台後,原本住在小角仔,後來才搬到月眉這裡。李家在李騰芳父親那輩經營米業發達,後來李騰芳43歲中秀才後,才有錢替他捐貢生,後來李騰芳考上舉人,成為「舉人老爺」,光耀了家族。別問他為什麼不繼續考進士,他考上舉人時已經51歲了,再拼真的滿難啦!

官家和廟宇才能用燕尾哦!

鹿港倒是有進士第,是丁壽泉家,他34歲中進士,堪稱少年英才!宜蘭傳藝中心旁有黃纘緒舉人宅,不過比起李騰芳家,寒酸不少,畢竟李家是先經商有道,方才中舉,整個屋宅的氣派程度就不同。我去過也很氣派而且帶園林的是台北的林安泰古厝,不過它沒有留在原地,是被遷移保存,形制都在。看古宅很有趣,比方說官家和商家是不一樣的,有的形制商家不能用,像李騰芳古宅那標誌性的燕尾。剪黏的精細程度多半看原屋主的富裕程度和修復後樣態;還有木雕的喻義,兩側的對聯等等。

李騰芳古宅屬於三合院,它嚴守步步高昇、左尊右卑的形制,整個建築群地勢由門口往後加高,在各處設有集水溝,溝口下方還埋了大肚甕來防水道堵沙,這些雨水會因地勢而流往最外面的半月池,是極智慧的設計。

木雕極為精細,大溪為木雕藝術極高之地,儘可在此見識。

由於李騰芳古宅的導覽和四連棟那邊的文宣對李家籍貫說法有出入,我們察覺後不禁偷笑。古宅導覽是說「祖籍隴西成紀,宋末遷居福建詔安」,在四連棟那邊則說李家來自福建。通常李姓常會看見托庇祖籍隴西成紀,原因大約是為了和李白搭上一千年的關係。

遊歷至此,也差不多要踏上回家的路程了,兩天一夜的旅行至此結束,明年再見!

  • Share: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Comments

【留言請注意禮貌,平和討論💪🏻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