觀影/從「Sweet home」看韓國的末日設想

By 隻眼 - 2月 15, 2021

 



過年時和堂妹交換一下Netflix片單,我和她推我最近在看的「異獸魔都」,她和我推「Sweet home」。這部我之前有點開看了第一集,但實在不太吸引我,第一集充滿了青少年的心事和鬱悶,節奏又有點慢,直到中間才開始出現異樣。

有趣的是,看完第一季再回頭看第一集饒有興味,經過末日的殘酷洗刷,大家都露出日常皮相之外的真實自我,有人看似信教太過而有點瘋,實際上是真心追隨神,正直努力克制奉獻己身;有人看似和善,其實自私自利還家暴;有人牙尖嘴利,一天沒嗆人就不舒服,但是最關心全部的人,想要激起大家活下去的鬥志。

末日之中,有人變得更好,有人失去了社會眼光的束縛,變得更壞。



我覺得「Sweet home」劇情滿好看的,不能說是脫出了俗套,而且非常建議以1.5倍速觀看,不然恐怕難以支持下去,在這之外,它顯現出不同於臺灣或日本觀點的末日設想,也許頗為反映出韓國文化。

在看「Sweet home」之前,我已經先看完「今際之國的闖關者」,還有一些中國的末日小說。比起中國「狼性」十足的末日逃生,日本「今際之國」的有栖十分特別,把他的行為條分縷析放到網上討論,十有八九會被說「盛世白蓮」的程度,初期存活全靠別人,在自己還沒有足夠能力時,就會哭著喊著要救最多的人。但如果要把主角救世主放到道德高地上審判,這種大概是全無錯誤,頂多是軟弱了點。

非常正義,非常守人權,無賴也要救,壞人也要救,世界上人已經很少了,就不要再互相殘殺了。

但看這種劇情,是一股憋悶之氣在膛,一點也沒有爽感。

「Sweet home」的開頭和「今際」有點像,兩個主角在末日前都是家裡蹲的繭居族,救世主出於魯蛇,這大概是許多末日小說的慣行套路,不過兩人卻有很多不同。有栖是被弟弟一直比較,不受父親看重,乾脆變成一個繭居族;金賢秀則是在學校莫名變成被霸凌的主角,還影響了父親的工作,最後只能躱在家中不出門,結果家人出門時突遇車禍,他變成孤兒,只好變賣家產搬入綠之莊。

【下面會開始講到劇情,慎入】

「綠之莊」在第一集出現時,裡面的各個住客都十分奇葩,而且幾乎沒看見一般尋常的家庭組合——父母俱在,帶著幾個小孩的那種。有大齡未婚喜歡網購和知曉全棟八卦的大姐孫惠仁、狂熱信教的國文老師鄭載憲、揹著貝斯的少女尹智秀、失去女兒卻渾然不知的少婦、看似暴力虐待狂流氓的尚昱。

金賢秀原本想自殺,但在天臺上被跳著芭蕾的李恩宥毒辣嗆退,只得繼續宅在家中打電動,末日就這麼悄然到來。

因為倖存者來自樓裡各間,所以得以窺探每個人在這一居室的生活樣態:

剛搬來想自殺的主角,自然是隨便的家徒四壁 

正一蹶不振的尹智秀,房間有男友留下的痕跡

雙腿殘廢但始終奮力求生的中尉退伍技術工大叔韓斗植,家裡非常實用

睿智的吉燮爺爺,是在綠之莊居住最久的人,曾親歷過內戰。

每個活下來的倖存者,都有自己的黑頁。一開始,自然大家都會想著「政府會來救我們的」,只要好好守下去,就有希望。這時就聚集在樓下的人,多半是比較羊性,或者畏懼自己面對怪物的人。

在此時,除了剛好要出門的消防員徐伊景和李秀雄,其他後來為大家出力的要角都還沒下樓。

從後面的劇情中展現出角色的心理,大概可以推測:金賢秀此時還很廢,被上門的女怪物嚇得要命,選擇先龜一陣子。隔壁的韓斗植大叔,怕連累大家,選擇先在家裡改造武器。信主的鄭載憲拿起刀在樓間救人,流氓大叔邊尚昱正在樓層間摸清狀況。不信任軍隊的吉燮爺爺,還在房裡寫日記。

樓下的眾人不久之後終於看見電視轉播總理的談話,結果總理在全國人民面前變成了怪物,被軍隊當場擊殺,還留下「全部的人都會死」的詛咒。接著,出外尋找線索的徐伊景被軍隊抓住,以她未婚夫的消息和生命要脅,要她交出已能在怪物與人之間切換的金賢秀的消息。

所謂的「特殊感染者」的存在,有點像X-man一樣,是統治者亟欲研究,或者完全捕殺的生命。

劇本安排的劇情,先是一隊強盜搶了軍車,登堂入室綠之莊,將倖存者凌虐了一番,被自己隊中早有打算的特殊感染者鄭毅銘反手殺光;後面則讓自私膽小的柳載渙按下軍隊給徐伊景的追蹤鈕,叫來了全副武裝的軍隊,一碰面就完全不想留活口地掃射綠之莊。

一再地印證吉燮爺爺說的:「亂世之中,不該信任軍人。」



與其說「不該信任軍人」,從吉燮爺爺的作為來看,在亂世中他害怕所謂的統治力量,所以一開始聽見廣播也不下樓,始終想為大家保存最多力量,正直、盡一己之力,也鼓舞失意的、被排擠的尚昱和賢秀。

和他所對立的軍人一方,是角色形塑上高低極有別的存在。

但是在中國的末日小說裡,很多倖存者基地是軍方建起的,大家見到軍人出現,也會直覺地迎接和求取庇護。日本的末日故事裡,更多彰顯政府在失能後會再復能,就算是老老交代的龐大科層組織,總也會出現一些叛逆者,在影印機咻咻咻地印、傳真機嘰嘰嘰地跑中,為中央找出生路,進而為受災民眾提供蔭庇。

總之,是沒有一上來就疑軍的。

我覺得這和南韓成立的歷史背景有關,在民主化之前長時間經歷軍方獨裁,對軍人掌權有高度不信任感,這些表現在劇本上,是以如此。我想,如果泰國、緬甸的末日作品能有譯本,也許也會是這樣的傾向。(不能自由表達,只有歌頌的中國就不提了)

目前「Sweet home」第一季剛結束,做了一個成員洗牌的末尾,我預料整個末日的關鍵也許會在徐伊景懷的孩子和1408房裡,嚴明淑化成的胎兒身上。以新生阻卻毀滅,是個老套的手法,不然也可以像異形出腹一樣,帶來極為驚悚的效果。

無論如何,很期待下一季。但我猜還是要用1.5倍速看,一切才會比較正常。不然整個節奏和慢動作真是慢到讓人不耐。


【補記】

在第一季結束之前出現的鄭毅銘,對金賢秀說人和特殊感染者是勢不兩立的,有你沒我,零和遊戲。

但我怎麼想都覺得不是如此。以影集的設定來說,人在展現出超級強烈的欲望後,會變身成無堅不摧的怪物(簡稱一檔),在一檔的狀況下,受傷快速痊癒,就算頭被砍也可以繼續活動,除非燒成灰燼,不然不可殺滅。但還有可能意志清醒,變回常人,變回常人時就可以被一般殺人的方式擊殺。

在一檔的狀況下,可以吃人的血肉,也可以吞食同類,似乎都可以使自身變強。但變回常人,還是一樣吃飯維生,我是懷疑是否不吃也可以。

鄭毅銘的情況則很顯然已超過了15天還能保持清醒,變成可自由在一檔、常人中切換的二檔,也就是所謂的特殊感染者,金賢秀的情況也是如此。在二檔的情況下,也沒見他們必須吃人血肉或同類,似乎也是與人類吃相同的東西。

既然不以人為食,那為什麼要說人和特殊感染者勢不兩立?除了為權力競逐而想奴役特感者或殺滅特感者之外,其實人與特感者沒有食物鏈關係,大可和平共處。

與人有食物鏈關係的是一檔,這真正會以人血肉為食。

看一些文章說這與原作漫畫的設定已有很大不同,原作漫畫設定的二檔會從繭中出生,然後失去記憶,沒有情緒,被稱為「新人類」,但新人類可以用一般殺人的方式殺死,只是周邊的怪物會過來保護它們。

我倒覺得原作的設計比較有問題,怎麼升級過後的人類,自身沒有更強,還要靠未完全形態保護?豈不是很容易造成種族被一網打盡?不太符合盡量擴散求生的自然界法則。如果是要以新人類剝離了情緒來談欲望與情緒對人類的不良影響,可是一檔是因為人有非常強烈的「願」,給予自身過多能量,變成怪物;二檔在剝離了這些汙濁之後,變得「純淨」,同時也變得脆弱,要讓充滿汙穢的一檔來保護,那……這樣的比喻又不符合「情緒是不良影響」的前提了,畢竟沒有情緒的加持,所有的新種通通會被殺死,不是嗎?

希望第二季不要把設定搞得太腦殘!

  • Share: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Comments

【留言請注意禮貌,平和討論💪🏻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