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便是:不知如何是好,也得勉力向前:《64》

By 隻眼 - 1月 09, 2014


我一直以為我有看過橫山秀夫,不過在我閱讀《64》途中和朋友一聊,才發現這是我第一本橫山秀夫,不過我對警察小說一向適應良好,沒有什麼大問題。前半他描寫組織中的人事互相掣肘、各懷鬼胎,時時都得站上談判桌虛張聲勢,換取籌碼,在其間奔波的心力耗竭實在太寫實了,在組織間生存的人應該都會心有戚戚。在前兩百頁都是情報非常隱微,時限到來,手上籌碼是零的狀態。看得都為三上焦慮起來,讀到半本,總算才稍微雲開見月,但總還覺得有什麼在暗處不停蠢動。

撥雲見月後,三上終於不再是無頭蒼蠅,手上有了些許籌碼可以追跡。書的重點轉向他內在自我的認同掙扎,如果不做蝙蝠,有沒有第三條路,而自己和家庭的關係,究竟有沒有趨向光明的機會?看著他毫不掩飾的自嘲、自剖,急惶、慚愧種種情緒灌注給讀者,血肉之軀的意念帶來高張力。我和三上一起緊張,一起思索,一起愧恨。這部書雖然厚重,但感染力也是無與倫比的。我想,身處在日本那樣組織為重的社會裡,他們讀者的同步率一定比我要高,那種不得不的無奈與無處可去的恐慌,也比我要甚。

最後的結局以一種奇妙的方式繞回案子上,松岡課長(參事官)這角色,在這時突然立體起來。前面大約是訪問過太多人了,其實沒有很著意寫他。松岡擔起刑事部的重責,讓三上先前的複雜情緒在這個新案中粹練純化,仰慕的心緒再度生發。我其實覺得這樣滿童話的,但在經過了這麼多之後,得到一點糖果味的喘息,也好。

在家庭一線的處理上,也通透豁達近乎理想,因為三上錯失了很多對美那子的了解,身為母親曾有過的痛苦掙扎幸而沒有血淋淋地追擊描述,所以我覺得,這也是好的。可能因為,我好怕再承受更多苦痛了。透過三上視角只點到為止地說出美那子如何固守家中不出,如何忘記生活的常軌,這都不會太具象,要是作者給美那子一個發聲口去傾訴,真不知道會是多麼割人的痛。所以我有點慶幸沒有這個橋段。

這部小說就像冬日不散的寒氣,雖然最後稍微看見陽光,但也明白冬日不會遠去,在這種情緒下接受暫時的照拂,然後回到自己選擇的位子上繼續努力。雖然一樣是冬天,但總算也前進了一些,這個過程珍貴而有意義。大抵是這樣的感覺,我想,喜歡警察小說的人會喜歡這本書,它可以串連起許多其他本小說的記憶,譬如寫雲上人的《隱蔽搜查》、一樣在地方的《草莓之夜》;在組織中工作的人也會喜歡這本書,它寫出很多曾經思索過的幽微心事。

它不是很容易入口,但很好看,也許人生走到某個年段,就很適合用它相陪。

  • Share: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Comments

【留言請注意禮貌,平和討論💪🏻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