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常║健身房迷惑事件簿2

By 隻眼 - 12月 25, 2020

 



入冬之後,我反而不像夏天很喜歡每次運動完都留下來洗澡、待乾蒸室,運動完常迅速收一收回家再洗,所以錯失很多聽壁腳的機會。

不過最近因為太冷了,反而很想泡澡,又加入在按摩池裡閉目養神的人群中。阿姨們常會聊課程的心得,評價往往直接銳利,比如說某堂課「帶人轉來轉去,轉到頭暈」,或者有的老師上課精實,是她們很愛跟課的偶像,會說「某某就是我的偶像啊,我都要上他的」。我先前有次不信阿姨的評語,直到上了某堂課,真的是「轉來轉去,轉到頭暈」,這才深深拜服。

她們也曾聊起過去的健身房。會說某教練以前在佳姿時就有開課了,現在的課還是差不多,都沒進步,或者亞歷山大時如何如何,以前繳費怎麼算,現在的覺得比較「安心」。這兩間都是臺灣當年連鎖倒閉健身房的著名案例,有的阿姨倒之前剛交了六七萬的十年年費,有人還剩滿久效期,聊起來,有人拿回部分,有人至今沒有。她們都覺得現在這樣好多了。

這兩案子過去想想也至少十數年了,這些阿姨從當時就堅持上健身房運動直至如今,真是很有毅力。

而像第一集中莫名豪氣的對話也時有所聞,那天聽兩個阿姨聊起自家住的房子,A阿姨說是夫家公婆分的,七個小孩一人一間,B阿姨聞言驚嘆:「女兒也有?這麼好?」當然是有的,但不論當年置辦房產比現在便宜,能買下七間房產的遠見和手筆亦非凡人啊!

或者C大姐講起她放在蛋黃區出租的套房,現在是第n屆房客,是個從台南上來讀書的大學妹仔,涉世未深,家事零分。不過,那也是因為是家人富養出來的,簽約那天家中媽媽阿嬤一起上來看房,然後阿嬤從手提袋中拿出兩押一付近八萬的現鈔,媽媽袋子裡還有。問妹仔一個月零用錢多少,答曰:「我不知道欸,沒了就去領錢,如果領不出來,就打給把拔。」是把拔無限卡的概念。

針對後輩的感情和自己的感情,聽見阿姨們在聊都是很先進的。大力鼓吹「兒孫自有兒孫福,不要吵我隨便啦」,去接孫子下課和上健身房之間,會選後者;還有「也不一定要結婚,不喜歡了就分手嘛」之類的概念。自己活得很暢快隨意。

就如那天我去買衣服遇見的同店客人說:「妹啊,你喜歡就買啊,不然錢要留給男人花嗎?」大家活了這麼多年,終於可以大聲講出來。

大自我時代,來了。

  • Share: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Comments

【留言請注意禮貌,平和討論💪🏻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