食記║雲林艾澤拉斯酒吧

By 隻眼 - 7月 27, 2020


本年度的小鎮旅行因為舉行地點在南投,為避免我自己周六一大早地趕車轉車,所以周五就來借住在雲林朋友家。之前也數次來住朋友家玩貓,吃過好幾家附近的好吃店,這次朋友說要不要去這家酒吧探險,我欣然同意。



其實我沒有很常在外面喝調酒,近年控制體重,更加不敢喝,通常是有約才會去,已經失卻年輕時會想去外面探險的心了,想想喝下去一杯,跑步機要多跑多久,我就想放棄。

艾澤拉斯在橋邊,我被朋友帶著帶著就走到了,店內有禁煙,大家都在外面抽,真是感恩,我超討厭煙味。

第一Round我照例是點Old fashion,這是我最喜歡的一款酒,踩新店都會點看看,推測一下店和我合不合拍。

朋友點了艾澤拉斯的特調,各有意趣。我的老時髦上來第一口我滿震驚的,因為不是我熟悉的味道。雖然調酒是一張酒譜各自發揮和調整,但基本的調性不會差太多,這杯卻給我太嶄新的體驗。



辛辣和多重的酸香佔了較大比例,以往用來調和和粉飾的甜味退居幕後,就算到了喉口,後味仍然非常尖利。我喜歡老時髦是因為它在入口時是甜而香的,橙皮和甜味如同舊時光的柔焦一樣,直到入口才會有苦與辣回返,這杯完全不一樣了。

所以當老闆過來問我今天的酒還好嗎?我就很誠實說我不喜歡。

解釋了一下如上的理由,老闆說,因為這杯是仿舊口味的,而我喝的老時髦是現在許多bar再改過的版本,尤其,禁酒令時期的波本威士忌沒有現在精釀的那麼味道純粹,更酸、更多雜味,他為了還原當時的味道,才會在裡面除了慣行的橙皮外又加了檸檬、萊姆皮,酒也是選用野火雞101。

我回家後有再查一下,我覺得野火雞101帶來的因素也不少,過去在外面喝,我通常不太過問用什麼,但有時就坐吧台,多少了解一下,我愛去的咖啡店很隨性,有時就看店裡有什麼問要不要試看看,用過四玫瑰,也用過美格,這兩種都是果香、花香比較重,酒精濃度也沒那麼高的品牌,也許我去過的bar都比較走這種花樣年華路線。

最後的解法還是只有等冰塊融囉!冰融了之後,那個銳利感會削減,味道就不會那麼辛烈了。

老闆還拿出他珍藏的,紐時當年刊行的世上第一本雞尾酒酒譜:

算是古董了,不能打開看。
我和朋友獲得了新知識,覺得這杯的故事到此為止,就開始瞎聊天,又講到波本這種小說、電影裡面硬漢很愛喝的威士忌,我引用另一位朋友的話,說波本喝起來像貓尿,老闆彷彿聽到,又走過來問我剛才說波本像什麼。

我還是很勇敢地再引用一次!反正不是我說的。

老闆感嘆說現代人都更喜歡蘇格蘭威士忌,我說我也是,我還不喜歡艾雷島,我喜歡細緻明亮花香感的。

過了一會兒,老闆端來小半杯貌似老時髦的酒來,說請我喝,這是更古早的以苦精和糖為主調的版本,我喝一口完應該就會覺得很無聊了。


這杯的確是……無聊。喝完一口後,甜味和苦精味在口中縈繞不去,再無其他,又褪不掉。

我和朋友形容這杯酒:像是結婚二十年,育有小孩,但老公對家中不太付出,讓你喪偶式育兒,又離不了婚的感覺。

看看時間我打算要點last order,想想也來點我常喝、拿來當甜點用的Expresso Martini,上來之後,第一口我也是皺眉,又是一個和我過去喝的差異比較大的版本。


很不甜,咖啡味也不因為甜味減少而明亮,比較像用了冰滴,有朦朧灰灰的感覺。上周我才喝過因為店裡沒有濃縮咖啡只好用咖啡酒做的,所以我不會懷疑老闆用咖啡酒,只是不知道是用什麼咖啡。

老闆又過來問我喝得如何,我也老實說了。老闆說咖啡是用斗六本地某某店的耶加雪菲做中前焙去用Expresso。講出店名後,朋友說就是我上次有去喝過還買了咖啡豆的那家(就炒飯對面那家啦)。

但為什麼要用耶加下去做Expresso?我以為選曼特寧或其他深焙的會比較常見?

老闆開始對我做家中自調酒教學,說這個可以在自家做,喜歡甜就糖加高一點。並且教訓我伏特加口味起點黑雪樹真的太高,用白雪樹就很好了。

順手又調了一杯糖加倍的給我確認這樣夠不夠甜,於是我們一桌又得到三個小shot杯的Expresso Martini……


朋友說我是來踢館的,不,我真的不是……我只是充滿困惑想問問題,也的確有得到答案。

我覺得想喝點復古版本的調酒可以來這裡試試,比對一下喝過的現代改版,和老閭問問有什麼差異,還滿有趣的。


雲林斗六艾澤拉斯小酒吧


  • Share: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Comments

【留言請注意禮貌,平和討論💪🏻】